猛龙传奇规则
新法 快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法快遞 >> 法律觀點 新法快遞
正式起訴!美股民集體指控阿里訴狀大起底
時間:2015-02-10 09:53:24 作者: 瀏覽數:

來源:智合東方

譯者:林佩 俞吟艷 楊安舒 袁媛

工商總局的一紙白皮書,讓阿里巴巴身陷十面埋伏。昨日的納斯達克鐘聲猶在耳邊作響,今日卻換作了四面楚歌。坊間傳言,目前至少有五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宣布,將代表投資者就阿里巴巴是否違反美國證券交易法發起調查。而就在白皮書發布后的第三天,Robbins Geller律所打響了撬動阿里江山的第一戰,并且把戰書直接下到了馬主公、蔡軍師、陸元帥和武將軍的手中。昨日,智合就此戰事發布了簡版快訊,瞬間在朋友圈掀起了軒然大波,今日我們不負眾望,為您奉上訴狀內容獨家翻譯,請君品鑒。

本案為證券集體訴訟,原告Manishkumar Khunt代表其個人,以及其他在2014年10月21日至2015年1月28日期間(即后文所稱“集體訴訟期”),購買阿里巴巴公司美國存托股票(Alibaba American Depositary Shares,以下簡稱“阿里巴巴股票”)的集體訴訟成員,起訴阿里巴巴公司以及公司管理人員、董事等相關人員違反美國1934年證券交易法案(簡稱“1934年法案”)。基于原告的個體認知、意愿,根據原告律師調查所獲得的相關信息,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的審查文件(下文稱“阿里巴巴”或“阿里公司”)、針對阿里巴巴的相關媒體報道、阿里公司自身發布的新聞等資料,原告提出了以下訴訟主張。原告相信,隨著訴訟程序的推進,經過合理的證據開示程序,將出現更多的證據支持原告的主張。

 

訴訟當事人

PARTIES

 


原告

Manishkumar Khunt

擁有阿里巴巴的美國存托股份,并由此遭受損害。

 

被告

被告阿里巴巴公司,一家中國網絡移動商業公司,主營業務有商品零售、批發等,也包括云計算和其他服務。阿里巴巴的美國存托股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以“BABA”為股票代碼進行交易。該公司發行了超過3.86億的美國存托股份,并自首次公開募股之日起在美國上市交易。

 

被告馬云,阿里巴巴公司首要創始人,在相關時期一直擔任該公司董事會主席。

 

被告蔡崇信,阿里巴巴公司合作創始人,在相關時期一直擔任該公司董事會副主席。

 

被告陸兆禧,在相關時期一直擔任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并一直是該公司的主管人員之一。

 

被告武衛,在相關時期一直擔任該公司首席財務官。


上述馬云等人在本案中被稱為“自然人被告”。這些自然人被告做出、或指示做出的虛假陳述,使得阿里巴巴的美國存托股份在“集團訴訟期”(Class Period)被人為抬高。

 

上述自然人被告因其在公司中擔任的職位,有權控制阿里巴巴季度報告、股東權利書和向媒體披露的內容,有權決定向證券分析師、貨幣及投資組合管理人、機構投資者等披露的信息,換句話說,他們有權控制對股票市場陳述的內容。他們涉嫌在股票發行日前或在發行后不久,提供誤導性的公司報告以及媒體披露,他們也有能力和機會阻止發布或者對這些報告進行修正。憑借著在公司的職位,以及接觸公司未公布信息資料的權利,這些自然人被告必然知曉某些本應披露的不利事實未向公眾披露,也應知曉該公司做出的一些有利陳述實質上是虛假的或者是誤導性的。故上述自然人被告需要對這些虛假和誤導性陳述需要承擔在訴訟中提及的責任。

 

被告應對以下行為負責:(1)作出虛假陳述;(2)沒有公開他們知曉的關于阿里巴巴的不利事實。被告的欺詐手段以及欺騙阿里巴巴股票購買者的商業活動是成功的,這些手段(i)就阿里巴巴的前景和業務欺騙了投資者;(ii)人為抬高了阿里巴巴美國存托股票的價格;(iii)使得阿里巴巴及其售股股東在首次公開募股中募集到超過250億美元的資金,同時使得阿里巴巴股票在集體訴訟期(“Class Period”)內的私人債務配售中上漲80億美元以上;以及(iv)使得原告和訴訟集體中的其他成員購買了虛高的阿里巴巴股票。

 

根據S-K法案[17 C.F.R. §229.303]第303條,以及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公布的相關解釋,包括任何已知的趨勢,發行人應當公開已經導致或很可能會導致注冊人的財務信息無法預測未來經營業績的事件或不確定情況。在首次公開募股之前,阿里巴巴和上汽集團曾進行會談,上汽集團得知阿里巴巴正在大肆擴張業務范圍(如果不是非法的話)。此次會議涉及的不利事件和不確定情況以及會議中討論的交易很有可能會對阿里巴巴接下來的運營產生重要影響,因此,這些消息本應該在申請上市注冊登記報告中公布,而阿里巴巴公司卻沒那么做。

 

 

因果關系/經濟損失

LOSS CAUSATION/ECONOMIC LOSS

 


在集體訴訟期間,被告做了虛假和誤導性的陳述,故意虛假陳述公司業績及前景,欺騙整個證券市場,使得阿里巴巴的股價被人為抬高。一旦被告先前的故意虛假陳述和欺詐行為被披露,之前人為的價格虛高隨著時間推移消失,阿里巴巴的股價就遭遇暴跌,連帶著在此段集體訴訟期購買了阿里巴巴股票的原告與其他訴訟主體,也遭受了經濟損失,根據聯邦證券法律的相關規定,可以主張損害賠償金。

 

 

“信賴推定理論”

&

“市場欺詐原則”的適用

APPLICABILITY OF THE PRESUMPTION

OF RELIANCE AND FRAUD ON THE MARKET

 


原告依賴“市場欺詐原則”所建立的“信賴推定理論”:

 

1.被告做了公開的虛假陳述,并在集體訴訟期間拒絕披露重要事實;

 

2.該疏漏和虛假陳述涉及的是重要事項;

 

3.該公司的股票是在一個有效的市場進行交易;

 

4.該虛假聲明會導致一位理性投資者因相信證券市場是真實的以及該公司在美國的證券價格是公正的而進行投資;

 

5.原告及其他集體訴訟主體購買該公司股票的時間,處于被告虛假陳述和真實情況被披露之間,且不知道該被虛假陳述和忽略的事實真相。

 

而在所有相關時期,阿里巴巴在美國的存托股票市場都是有效的,原因如下:

 

1. 作為一個規范的證券發行商,阿里巴巴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定期公開報告。

 

2. 阿里巴巴通過已經建立的市場交流機制,定期與公開市場的投資者溝通交流信息,包括通過主要的有線新聞媒體定期發布新聞稿和進行其他內容廣泛的信息公開披露,比如和金融類新聞媒體、證券分析師以及其他類似報道機構之間的交流。

 

 

安全港原則不適用

NO SAFE HARBOR

 


阿里巴巴在集體訴訟期間作出前瞻性聲明,提出“安全港”原則作為抗辯,但這和此前在IPO注冊聲明中一樣,都無法使之逃避責任。被告同時需對任何虛假的或者誤導性的前瞻性聲明負責,因為在每一個前瞻性聲明作出的時候,發言人都知道這個聲明是虛假的或者是誤導性的,但這個聲明卻得到了阿里巴巴主管人員的授權和認可,而該主管人員也明知該聲明是虛假的。在被告過去和現在所做的聲明中,沒有一項是根據未來經濟形勢的計劃和預測而做的合理推定,因為它們本身在作出的時候就不是所謂的依據未來經濟成效而做的假定,也沒有任何一項預測是明確與被告過去所做的陳述相關的。

 

 

集體訴訟聲明

CLASS ACTION ALLEGATIONS

 


1.原告根據聯邦民事訴訟程序法第23條,代表所有購買和持有阿里巴巴股票的股民,對阿里巴巴公司提起集體訴訟。原告訴訟集體之外是被告方成員,包括阿里巴巴公司的管理人員和董事,及其直系親屬、法定代理人、繼承人、繼任者、受讓人,以及所有與被告存在控股權益關系的主體。

 

2.因集體訴訟涉及的相關主體數目過于龐大,故以所有人的名義進行聯合訴訟是不實際的。阿里巴巴的股票在紐交所的交易十分活躍,已發行大約3.68億美元的存托股票。雖然訴訟集體成員的準確數目尚未可得知,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才能確定,但原告相信人數將達到數百人。原告代表人將通過查詢阿里巴巴公司、阿里巴巴的股票登記代理人或其股票轉讓代理人手中的登記信息來確定已注冊的持有人和其他訴訟集體成員的身份,并通過郵件等常規方式通知他們關于該集體訴訟的相關情況。

 

3.該案法律和事實上的相關問題包括:(1)被告是否違反了美國1934年證券交易法;(2)被告是否隱匿或不實披露了某些重大事實;(3)被告是否明知或放任虛假陳述的出現;(4)被告的虛假陳述或隱瞞行為是否導致了阿里巴巴股票的虛高,繼而造成了如今所估量的損失范圍。

 

4.原告所提起訴訟,是典型的訴訟集團內的所有成員共同提起的訴訟,因為這些成員都由于被告所實施的違反聯邦法律的行為,遭受了類似損害。

 

5.原告將公正且充分地捍衛訴訟集團內各成員的利益,并且已經聘請了在集團訴訟和證券訴訟領域資歷充分、經驗豐富的律師代理訴訟。

 

6.在本案的情況下,集團訴訟比起其他訴訟方式都更為公平且有效,因為不可能所有成員共同參與訴訟。而且,由于單個成員本身所受的傷害可能很小,而單個成員參與訴訟的成本和負擔卻十分高昂和繁重,故集團內的成員無法各自承擔訴訟,這使得其無法實現自身救濟。而在集團訴訟的統一管理下,這些都不再是問題。

 

 

訴訟要點一

COUNT 1

 


1.被告違反了美國1934年證券法案第10條b款和b款第5項的規定:

 

在集體訴訟期內,被告散布或批準了上述錯誤陳述,他們明知或無視這些陳述中存在的誤導信息,虛假披露信息,隱瞞重要事實,以致在當時之情境下,使他人產生誤導。

 

他們:(a)利用方法、手段或詭計從事欺詐行為;(b)對重要事實作不實陳述,或省略重要事實,以致在當時情境下,使人產生誤導;(c)從事會對原告以及其他在集體訴訟期內購買阿里巴巴股票的人產生欺詐或欺騙的行為、業務和商業活動。

 

2.原告和其他人因此遭受了損失,他們依賴市場的誠信,購買了被人為抬高價格的阿里巴巴股票。如果原告和其他人意識到這些股票的價格因為被告的不實陳述而被人為地、錯誤地抬高,他們不會以他們曾支付的價格購買阿里巴巴的股票。

 

3. 被告錯誤行為的直接結果是,原告和訴訟團體中的其他成員因在集體訴訟期內購買阿里巴巴的股票而遭受了損失。

 

 

訴訟要點二

COUNT 2

 


所有被告均違反了美國1934年證券交易法中第20(a)的規定:

 

自然人被告屬于1934年證券交易法中第20(a)規定的控制者,就他們在公司中的職位和其所持有的阿里巴巴普通股及(或)美國存托股而言,這些自然人被告有能力促使阿里巴巴從事此處提到的不法行為。阿里巴巴主導著這些自然人被告及全體員工,根據美國1934年證券法的規定,被告應當對這些行為負有責任。

 

 

訴訟請求

PRAYER FOR RELIEF

 


1.請求確認此次訴訟是一次合理的集體訴訟,根據聯邦民事訴訟程序法第23條之規定,任命原告Manishkumar Khunt為此次集體訴訟的首席原告及訴訟代表人,原告律師為首席律師。

 

2.請求判決給予損害賠償金及利息。

 

3.請求判決給予原告其花費的合理開支,包括律師費。

 

4.請求判決給予合理或強制性補償以及其他法庭認為合理的必要費用。

 

 


友情鏈接: 宏德凈昌集團 中鑫恒德會計師事務所 四川超躍匯智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蜀ICP備08010876號 POWERED by 四川超躍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猛龙传奇规则